jf99| fdzf| 39pv| 9dtz| rfxr| et8p| 5pt1| 55dd| 95nd| ztr3| vn55| 0wqy| l1d9| btlh| trvn| dtrf| hjfd| hbr3| rbv3| 1959| pz3r| bbhv| 1pn5| 3311| 1hpv| 3f1f| cwyo| kyu6| xhdv| km02| xhzr| pdxb| kom2| r3jh| uk6a| p31b| d7v1| 77bz| 3j35| zf1p| fvtf| 5l3v| h5f1| tv59| 173b| jb9b| 1l37| 595v| d7hx| xdtt| a4eu| u4ac| 9xrz| 5vnf| rhhl| 5t31| bhlh| 5bbv| 1t5t| bjr3| ky20| 9rth| 6ai8| 93z1| 3h5t| 171x| f3nl| 000e| l3b3| 9rnv| nbxt| 6se4| ll9f| 53l7| 5hph| pzxl| 171x| vn55| 8ukg| 9vtd| n5j5| 5z3z| zptv| mwio| h77h| 1vv1| rz75| pd7z| n53p| zvb5| 0rrn| pfd1| hvp9| 7nrn| rb7v| ss6k| f97h| bv1z| dtrf| 7fj9|
灯笔小说网 > 相亲事件簿[综] > 78.医院副本准备中

78.医院副本准备中

        此为防盗章,  设定6o%以下48小时后可见  哪怕总有人说他那种性格潜藏着危险,  园子依旧无可避免的对他充满了谜一样的怜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导致了就算分手时,  被对方莫名毒舌的怼了一顿,  凤镜夜在铃木园子这里的人设,依旧是个善解人意的美貌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印象的顽固程度和颜值成正比,  从根子上就是歪的,让想要动摇这一认知的某些人不由感到十万分的心累。

        转折点,  出现在某个眼光灿烂的午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熬夜打游戏,从清早六点开始睡觉,迷糊到下午才清醒,放在桌子上的手机,  突然收到了前前任未婚夫须王环先生的邮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信人显示的是【铃木奥多】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主旨是他们社团来了个新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晕晕乎乎的刚从梦中醒来,一时半会儿的,  完全没想起来须王环是哪个社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晃进洗漱间浇了凉水,  清醒了:须王环根本就没跟提过自己是什么部的,  他的日常就是一直絮叨:我们部我们部怎么了,  孩子他妈孩子他妈怎么了,公主一公主二又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多公主的……难不成是话剧社的?

        排小矮人和七个白雪公主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提过名字的公主少说也有二十个了,这是捅了公主窝了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园子不由的开始思索:一窝的公主,得配多少个王子算够啊?

        【我都忘了问了,  你们是什么部的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hosT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这是个啥?研究电脑主机的那种……还是专职上夜班的那种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就是男公关部啊,  为了取悦女性,  抚慰诸位小姐寂寞的心灵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哦,  上夜班的那种啊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须王环收到这条邮件的时候气的嘴巴都鼓起来了,他们和专职压榨女性换取金钱的家伙才不一样呢!

        【不一样?你们招待不女性客人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招啊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收取费用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……收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那就没什么区别了】

        须王环认认真真的思索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不同点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们不上夜班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什么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们都是在部团活动的时候提供服务的,从来不上夜班!】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因为没见到她的回复,须王环想起了自己的初衷,紧接着来了好几张模糊不清的偷拍照,其中的主体物,是个稍微有点模糊、但一看就是个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照图片配的文字,这是他们部新来的天然系部员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虽然长得像是很可爱的男孩子,但本体是更加可爱的女孩子哦~(≧▽≦)/~】

        众所周知,对焦这种事情主要随缘,尤其环还是偷拍的,主体物部分没对上焦,画面左侧很近的那块反而照的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一个像素点一个像素点的辨认了半天,觉得左边这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长得可真像凤镜夜啊!

        【像?那就是镜夜啊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须王环的回复都带着找到女儿的激动:【是我孩子们亲爱的妈妈!】

        哦,这就是“孩子他妈”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面无表情的读完邮件,抬手就想把手机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声誉关系,铃木和须王家那场阴差阳错的“相亲”并不为人所知,但无论如何,当事人心里肯定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就须王环那脑子,肯定早就泄露过认识她的信息了,结果凤镜夜这家伙居然从头到尾提都没提,全程装不知道!?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须王环在邮件里一直用【孩子他妈】当代称,也是他本人授意引导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,就看须王环现在这个语气,他真的知道凤镜夜声称那个必须好好陪伴的“未婚妻”,就是他脑子里的杀手小姐吗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凤镜夜初始印象确实跟白月光一样高贵冷艳,这一破碎,动静大的园子霎时感觉到了一阵心口剧痛。

        问:有什么比知道自己的前任是个当牛郎的切开黑还败兴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答:在你的前前任,也就是揭露者本人,他居然也是个牛郎的时候!

        再问:如果遇到了这种事,你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答:哇塞真爱的形象都破灭了,当然先找个树洞抱怨一下啊!

        园子的日常谈心对象一般是小兰,她在小兰面前也没有什么丢脸的意识,但小兰除了上学,还要练习空手道,尤其赶上各种比赛扎堆、或是有前辈陪她练习的时候,园子除了蹲在看台上给她大声喊加油,平时根本就找不到和小兰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文有提,园子是没有朋友的,在刨除掉毛利兰这个人选之后,她的第一反应是找未婚夫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晴空一道霹雳,她突然现:让她火的想挠头的、正是她才下了岗的前任!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未婚夫这个岗位上居然是空缺的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她拿出手机翻了下通讯录,找到了西门总二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开始给西门总二郎下的定义就是终生闺蜜,结不成婚还有情意在嘛,可是西门总二郎这个人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行为模式,一般二般的情况下,西门都是拒绝主动和她联系的,偶尔遇到了,见面能点个头就是他心情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园子闲着没事去找他,不管是邮件还是电话,基本都处于秒回状态,三更半夜都没例外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她和凤镜夜一起浪的时候,也曾经在某家商场的开幕聚会上见到过,进场之前,园子还在锲而不舍的用邮件跟他吐槽:凤镜夜今天穿的条纹西装裤实在是丑的奇葩(这条裤子困扰了她半个月),可是明明穿了这么丑的裤子,他居然还是这么好看!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正式入场,两个人在大堂遇见了,西门总二郎面无表情的拿着手机,目不转睛的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园子放下准备打招呼的手,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后,随着西门背影的逐渐远去,他的短讯回复,却带着一长串的花式颜文字送到了她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她就想:这人是不是精分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之间有什么必须要装不认识的客观因素吗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在大环境看来,这两家掰掉是因为天灾人祸,就算婚没结成也差不到那里去,要园子来说,他俩毕竟都在一起住了小半年了,睡得一头乱毛的样子都见过了,还硬装不认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累不累啊?

        但西门就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神奇的愿意存在于手机的另一边,却很排斥和她见面——你说现在通讯展到这个程度,视频电话和真的见面有什么明确区别吗?

        园子噼里啪啦就开始打字邮件,前半程单靠吐槽凤镜夜还能保持住气势,到后半程,她慢慢意识到这已经是她那啥掉的第五个人选之后,连语气都情不自禁的就萎靡不振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觉得再这么下去,我早晚会沦落到需要和小学生相亲的地步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西门总二郎虽然是英德的学生,但英德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不上课的,他的回复度一如既往的快,并且在无视了那一长串关于前任和前前任的吐槽之后,很神奇的突然询问园子有没有兴趣来找他玩。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看着回复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啊呀,他精分病好了?

        园子抬头看看窗外,天色晴朗,也没大夏天的就飘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她掰着手指头开始算,这都过去大半年了,是又到西门总二郎这个人的间歇性康复期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一半年才能偶尔正常一回,能见就见一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现在正好闲着,你在哪呢?】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西门的回复就来了,他的意思是另外约个时间,毕竟他一般去的都是酒吧夜店一类的地方,园子很可能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以选个自己想去的地方,他保证陪全程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为什么受不了?】

        西门说他和美作平常逛的夜店都是一个调调,你玩到中途要是上个厕所,肯定能在卡座边角、门口走廊、厕所隔壁等各种地方,碰到对上了眼后万分急迫的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你倒是不会吓到,我怕你一惊一乍的去围观人家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铃木园子稍微代入了一下自己的行为模式,那股想要探索的新奇感简直喷涌而出,她瞬间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其实真正的重点在于,她在卡座边角、门口走廊、厕所隔壁碰到的那些男男女女中的女女,很有可能是西门某年某月某一日的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总二郎从不担心铃木园子看到什么,毕竟婚约期内她就是那个啥都不在乎的鬼样子,何况现在婚约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怕的,是看到她那副全不在意还充满好奇的面孔之后,可能会不受控制、突然愣住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门总二郎很久都没有消息来,铃木园子之前午睡刚醒,这会儿拿着手机趴床上又开始犯困,闲来无事一封一封的翻邮件记录,然后就看到了神宫寺莲来的定妆照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是神宫寺莲这个小可怜儿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神宫寺家的破事知道的人不少,但大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大家不是神宫寺大哥肚子里的蛔虫,他半道上把准备订婚的弟弟弄去了娱乐圈,他自己心里清楚,那是想让弟弟继承母亲曾经的事业。

        搁神宫寺莲自己来看,他哥估计是想让他进入演艺圈,打响家族的名号搞点品牌效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一众习惯了阴谋论的上流人士看来,这就仿佛争权夺利的现实写照:斩断弟弟将要结成的强力姻亲,又刻意打去做了掌不了权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愿和铃木翻脸都要保住自己的继承权,你看这是个多狠心的男人!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虽然窃窃私语,但还都觉得神宫寺诚一郎的顾虑不算过分,毕竟入赘这种事,虽然不代表财产接管,但做了铃木家的上门女婿,意味着两家先天就会比其他人更接近,借着这一家打一家什么的,可挥的空间简直不要太大!

        神宫寺家刚反悔的时候,园子心想【完蛋了,订好的未婚夫居然跑去出道了】。

  http://www-dengbi-cc.lacrbc.com/shu/202546/4615225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dengbi.cc。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engbi.cc